Posts /

十九岁,我不愿让一切走向庸俗

Twitter Facebook Google+
26 Nov 2018

长安城里的一切都在无可避免的走向庸俗。 ——王小波《万寿寺》

十九年后,阳历与阴历再次重合在同一天。今天,是我的生日。

想起去年今日,我踌躇满志,自以为在黄金时代一切都将遂我所愿。可是,生活又何曾如此?默默念着,默默行着,不必高歌, 现在的我只坚信我的坚信。不论如何,至少在我心中,我不愿让一切走向庸俗。


身处何境,都难免有所妥协。

回顾我的过去,尽管看上去有些光华,但其实我并非一个可以坚决到与自身所处境地相抗衡的人。 不同于那些天赋异禀,抑或毅力超人者,我的所作所为,其实无非是最符合所处环境的平庸之举。至于所赢得的赞美,在一定程度上, 也不过是对我“合作”而不“反抗”的认可。譬如学习,在高中,我所做的不过是好好学习,既没有参加竞赛或者有所成就的天分,又不如 那些把勤学苦练做到极致的人,虽然快乐而轻松,但,细想之下,我始终处于最平庸的舒适区内。

至于现在,到了大学,枷锁似乎褪去,但我真的迎接到了自由吗?是的,我可以大声地宣告,我不在乎所谓的GPA,所谓的奖学金,但面对 日常琐屑的课堂与作业,我能每一次都做到淡然吗?事实上,许多矛盾渐渐地为我所遇:用功学习与追求GPA是一回事吗?心态淡然与无所追逐是 一回事吗?诸如此等,或许我可以轻易地在口头上做出选择,但真正的抉择只在亲身面对时浮现。

我可以什么都不做选择,所谓顺其自然。这样的生活,挺轻松。该上课了,我去了又回;布置作业了,我写完再上交……日子可以一天天这么过下去, 而且坦白说,这样做让我最后也能有一个不错的收获,一如按时耕作的农人。但,这样的生活不是平庸又是什么呢?一天天地,我在环境的作用下 顺之则昌了吗?

所以,一切都在无可避免的走向平庸吗?

平庸是最不费力的选择,但在十九岁,我相信,这一定不是最好的选择。

其实说回环境,如果你处在一瓶清水中,但是里面混有一滴盐水,那么,是清水在影响你,还是那一滴盐水,或者说,这仅仅是你自己的选择? 面对这样的一问,我将如何作答其实都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答案早已经写好。

在十九岁,我或许无所拥有,但我永远有权利去选择。即便面对生活渐渐走向庸俗的颓势,我依旧可以选择。

学业繁重,总是有无穷无尽的作业与报告,但我永远可以选择以何种姿态去面对。即便完成各种小组作业纷繁复杂,我依旧 可以选择面对压力,独自一人去完成那些有意义的作业;即便某些课程有着学分与考核,我依旧可以选择将其流放,不为了 满足考核而自我压抑。

前路漫漫,迷雾中有无数条通向远方的路,但我永远可以选择自己的方向。所谓学术与科研,或许是许多人推崇之道,但我始终持 着怀疑的态度,怀疑这条路是否与我不搭;所谓出国与进修,如果没有目标,单纯地为了出国而出国,又意义何在? 或者有着高远的目标,又是否愿意在失败之际委屈将就?所谓毕业后就职,似乎更加直截地宣告了平庸生活的加速到来……现在的我,或许 还没有自己的答案,但我始终保留着选择的权利,暂时不做选择亦是一种选择。

当然,行胜于言。

在十九岁生日的这天,我对自己许下各种誓言,一年之后,明天今日,和自己约定,再次共同回首。

又或者,等下一个十九年,等下一次阳历与阴历相会,让中年的我回顾他的年轻岁月。

但在今天,生日快乐。


Twitter Facebook Google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