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s /

我在字节跳动实习的三个月

Twitter Facebook Google+
18 Jan 2020

本文基于我从字节跳动离职时的申请,略微修改。

在字节跳动短暂的三个月实习,从去年十月顺手投出简历开始,到昨天办完所有的离职手续而结束。其间所经历的,印证并补充了我在实习前对国内互联网行业的所有设想,包括好的方面坏的方面

先说说好的方面。

字节跳动,作为国内目前的次顶级互联网公司(或许将来会成为顶级),手握今日头条与抖音等产品,发展迅猛,外界对其前景充满期待。自然,字节跳动完全拥有一家「创业公司」应有的工作环境与工作氛围,在我看来可谓是相当不错。

不论是为外人所津津乐道的各种福利(比如好吃且种类丰富的下午茶、零食与饮料),还是相对自由且灵活的管理制度,字节跳动提供了良好的工作环境。而年轻化的人员构成,现代化的管理系统,高效的办事流程,使得沟通顺畅,人际气氛和谐。或者再世俗一点,字节跳动的薪酬也足够高,且不论流传的各种天价 Offer ,仅仅是对于实习生的薪酬,我也不得不承认相当厚道。

然而,字节跳动,一向以创业公司自称,Always Day 1,固然灵活且发展迅速,但无可避免地,这样做也充满了弊端(至少在我看来)。

首先,强调快节奏的工作,保持创业,注重产出。这体现在我身边的同事们都显得格外忙碌(譬如我的 mentor ,有时候我会觉得他太忙了,以至于不好意思去用我琐碎的问题打断他的工作)。与之相比,有时候我会自我怀疑乃至感到愧疚:大伙就这么忙,为什么就我这么悠闲?这是一种健康的心态与工作氛围吗?我倾向于否定。除了忙碌,更严重的问题在于无止境的加班。不过由于作为实习生的我并不加班,就此便不多谈了。

另一方面,短平快的工作产出,导致了无可避免的工作质量降低,这与所谓的「追求极致」是天生矛盾的,不论以何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去辩解。即便以一个水平低下的实习生的视角审视组内的一些工作,我也觉得很多事情不能令人满意。比如,组内的代码庞杂而几乎没有任何文档,这使我想要了解某个 API 时不得不横跨多个微服务去看它的代码实现;而在代码中,注释往往是缺失的,偶尔见到几行注释,却是如下这种毫无作用仿佛模版生成一般的注释,形同虚设(我一开始怀疑这种注释是自动生成的,然而 git log 告诉我并非如此)。而代码本身,我无意去评判(毕竟我的水平也不足以让人信服我的评判),但至少,我认为许多地方可以写得更加「优雅」。

// implement XXX method
func XXX(){
  ...
}

再举一个例子,某日的组会上,某位同事提出了不错的编译性能优化方案(至少我觉得很不错,比起各种听上去花里胡哨的技术名词与方案,十分务实),也做了一些相对深入的工作来解决问题,却被质疑道:做这些对于我们的业务有什么帮助?现在这个不是我们的瓶颈所在,必要性在哪里?(原话不如此,但大意如此)我当时很想开口说一句「追求极致」,但想想还是算了,毕竟口号只是口号,谁信谁XX,不如闷声发大财,多写一些没有文档与注释的代码,多实现一些产品所要求的特性,多拿一些薪水与奖金。

再谈谈我所分配的工作内容。我极度怀疑,我们的项目组在招我进来之前,并没有想过他们是不是真的需要一个实习生,以及有哪些工作可以给实习生做,而是纯粹为了招聘而招聘。以后端开发之名招聘,却给我分配着测试的任务,而且还是女娲补天式的测试(毕竟,在之前,测试工作形同虚设,Jenkins 上的 regression test 已经坐了不知道多久的冷板凳了)。我并不是认为测试工作不重要,恰恰相反,我认为测试工作很重要,正因如此,我极度怀疑这样的工作分配是否合理。

多提一句,在我实习的半途,我曾经向 mentor 提议换个工作内容,但是被拒绝了,要求我先「完成测试工作」,然后方可做点别的。然而讽刺的是,在我离职前不久,领导终于意识到测试工作的重要性,招聘了好些新的全职员工着力于此,计划以几个月的时间完成这项工作。所以,当初我一个人真的可以先完成这项工作再做点别的吗?

因此,在实习的前两个月,我始终处于一种茫然的状态:过于宏大无当的工作方向,过于忙碌而难以给我指导的 mentor ,过于枯燥无味的工作内容。坦言之,从这样的工作安排中我既无法获得乐趣(这是支持我从初中开始编程的最大动力),也无法学到太多有用的东西(这是我前来实习的目的),更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情没法创造价值(这是我试图自我激励的幻想)。而至于实习的最后一个月,客观而言,因为新同事的加入,事态稍有改观,然而为时已晚,我已经失去了继续待下去的念想。

多说不必,至此分别。我并不是贬低字节跳动,也不是贬低各位同事的能力(所谓代码质量,都是环境造就,与人的能力无关)。只是,经过三个月的实习,我意识到我和字节跳动并不搭(至少和现在的项目组不搭),那么,就此别过,祝大家和我都有美好的前程。


后记:在提交了此份离职说明后,HR和项目组领导均与我有所沟通,他们做了一些解释,但其实不必,我完全理解这些问题是取舍与权衡的产物,世上不可能有完美的公司,而我不过是在寻找最适合我的公司罢了。虽然我对字节跳动(或者具体一些,对这个项目组)不甚满意,但这次实习也并非失败,毕竟就实习而言,有所收获便已然足够,不能要求太多。


Twitter Facebook Google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