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s /

二十岁,何妨吟啸且徐行

Twitter Facebook Google+
26 Nov 2019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 ——苏轼《定风波·莫听穿林打叶声》

又是一年的光阴。

11月26日,年年今日,是我的生日,也是我漫漫人生路上一次次的驻足回首。翻看自己往年今日所写的生日文章,彷佛黑夜里航行的船夫回望身后灯塔的点点星火。十八岁时,我充满无限的豪情壮志,相信黄金时代将要到来;十九岁时,心间常驻着千丝万缕的迷惘,所幸仍存不甘平庸的信念碎片。

而此时此刻,在二十岁的生日,较之去年,在许多方面,我真真切切地觉察到,自己的心态已然发生了变化。当然,无所谓进步,无所谓沦落,仅仅是变化本身就值得记录。


许多时候,追求最优解反而会让自己陷入无尽的困顿。

自进入大学以来,我所经历的最大变化,是过往评价体系的崩塌与重建。不必赘言大学之前的一心向学,即便在大学,坦白而言,身边的环境所呈现的,依旧是GPA至上的“学在交大”。埋头求学诚然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,但是由于我所学的计算机专业的特殊性,我平日所接触的信息来源十分繁杂,充斥着各种相互碰撞的观点,也呈现着前途迥异的条条大路,它们之间并不存在明显的孰优孰劣,不免让人无法回避选择的痛苦。

现在想来,十九岁时,我的迷惘归结下来,即是对将来自己的出路无所适从:出国留学,国内升学,抑或是早日进入职场。这几条路上,都有前人留下的无数足迹与丰碑,但也无可避免地悬着前人用泪水濯洗的种种失败警示牌。我曾尝试从中选出最优解,然而反复的纠结过后,我所意识到的,是这种比较的注定无结果:每当我觉得某个选择优于其他选择时,总会有某些信息刷新我的认知,让我匆忙撤回自己的决定。一如盲人同时摸象与鲸鱼,用片面的认知去比较复杂的事物,注定失败。

然而周身四望,多数人并不似我一样在大二就对自己的出路“杞人忧天”,我既羡慕其埋头学习的安然与开怀游乐的自在,又常常感到自我怀疑与无所交流。不过,所幸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迷惘之后,时至今日,我渐渐想明白,与其在分岔路口拼命思索而陷入难以决断的痛苦,不如先找一条路淡然前行。

坦言之,其实到现在,我心中依旧没有明确地划去或圈中某个选项,然而我所决定的,是与其坐而论道,不如起而行之。因此,不久之前,我便准备简历、参加面试,最终入职字节跳动,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的实习。自然,这并不意味着我现在已然决定在毕业后便开始工作,而不过是尽量用耳闻目睹替代道听途说,用亲身体会替代闷头苦思,收集更多的信息以便将来某一刻的决策。事实上,至今仅一个多月的实习经历,虽然体验尚未完整,但足以对我先前的不少认知动摇颇深,而这种体验是我在实习之前难以获得的。(言止于此,不多详谈,不过或许在将来某天,我会为这段实习经历写一篇总结。)

夜雨潇潇,寒风吹彻。此时此刻,一边整理着思绪,一边零零碎碎地用键盘敲击出上面的只言片语,脑海中不觉回现出每次下班路途的场景:独自走在上海的街头,身旁是繁华的夜景与匆匆的行人,而我,不过是自顾自地快步向前。与之对比,我仍记得十八岁时骑着自行车猛冲下坡的飞扬与畅快,然而现在的我,确实只能尽量坚定且淡然地独自行着。

虽然“黄金时代”不再,但我真心希望,自己可以“吟啸且徐行”。二十岁,祝自己生日快乐。


Twitter Facebook Google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