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s /

十七岁时,我们都渴望一辆单车

Twitter Facebook Google+
10 Nov 2017

本文是电影《十七岁的单车》的观后感。

《十七岁的单车》电影海报

周五之夜,按照惯常是我每周的观影时间。

手边有一盒新鲜山楂,看这部电影时,不时拿起一个放入嘴里。新鲜山楂很酸,甚至有点逼出我的眼泪的倾向。所以,以下感想很可能是出于山楂的效果,不仅仅是这部电影。

其实今年的我,也不过十八岁而已。狭义的十七岁,不过是我昨天的事情。

有人说回忆比现实更伤感,其实我不同意,因为生活已经足够伤感了。如果觉得不够,建议吃几个山楂。那样肯定够了。

十七岁,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年龄

古人把女子十三四岁称作豆蔻年华,十五岁及笄,十六岁碧玉年华,尔后二十,桃李年华;而男子,十五志学,二十弱冠。

直到现在,人们提起年龄,十五六岁给人青少年的感受,而十八岁则是成年,单单少了中间的十七岁

十七岁,成年的前夜。

如果成年是一种节日,就像圣诞、新年,那么它的前夜应该比节日当天更为珍视。可是,我们甚至忽略了十七岁。

因为被忽视,因为被错过,十七岁让一切混乱有可能发生,也让所有积攒的能量有可能爆发。

单车,在被忽视中所寻找的存在感

两人共同的单车 如果正处于一个躁动的年龄,而未能得到与之相匹的注视,那么,就搞出点动静来吧。

《十七岁的单车》中,两位男主人公分别是来自农村的“北漂”,北京底层的“土著”。他们好像截然不同,又好像同病相怜

“北漂”小贵,渴望融入北京这座城市,可是,他又有什么能力做到呢?他只能是一个快递员,骑着自行车穿行于北京的街巷中,成为新时代的“骆驼祥子”。

在北京城,他是平淡的,甚至低人一等的。

所以,他必须拥有一辆单车,这意味着他有了自己的“资产”,在这个城市有了立足之本。

“土著”小坚,相比于小贵,他是一个“骄傲”的北京人:穿上学校的白衬衫、黑西装,打上红色领带,踩着一双皮鞋,神气十足。可是,他的心理需求,却一直没有得到满足。

新来的妹妹比他更受继母和亲父的重视,父亲许诺购买的自行车一再拖延,这些让他在那群光鲜亮丽的哥们面前有所赧颜。

他渴望一辆单车,因为只有有了单车,他才能和哥们一起去玩车,才能和心怡的漂亮姑娘潇潇一起上下学。 潇潇(高圆圆饰)

因此,单车成为了两人共同寻找的一种存在感,唯一不同的是:对于小贵,单车的物质意义更强烈;对于小坚,单车的心理需求更重要。

当我们捍卫单车时,我们在想些什么

电影中,非常巧合,小贵的单车被偷了,然后小坚用从家里偷来的钱从二手车市场中买来了这辆车。

显然,一辆单车在一个确定的时刻确定的地点,只能被一个人拥有。

而在捍卫单车时,小贵和小坚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方式。

小贵很“轴”,一声不吭地死死攥住单车不肯松手;小坚很“痞”,叫上一群哥们围追堵截,甚至大打出手,想要抢回单车。

可事实上,十七岁的我们,既会“轴”,也会“痞”。

还记得吗,当年为了一部手机、一台电脑向父母软磨硬泡,苦苦哀求?还记得吗,当年为了追女神每天问候早安晚安,等着不期而遇?还记得吗,当年又是谁溜出教室为所欲为?

单车,单车。

十七岁,认定了单车,就不愿放手,甚至不需要思考什么。

影片结尾,小贵扛着单车穿过街巷

可是,又有谁能最终拥有单车

当然,我们都有短暂的拥有。

小坚与潇潇 这个动作很危险,小朋友不要模仿! 得到单车的小贵

可是,十七岁的时候,又有什么能力去永远地捍卫单车?

美好易碎,龟玉毁于椟。潇潇不再喜欢小坚,她有了新男友;快递公司会开除丢失单车的小贵。

十七岁的单车,终归不属于十七岁的我们。


Twitter Facebook Google+